山海战

编辑:艰难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1 23:49:59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概述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中文名
山海战
称    号
“战斗英雄”
人    物
蒋介石
组    织
其残存在浙东的海面力量
1951年春,为了策应美帝国主义的侵朝战争,盘踞在台湾的蒋介石集团重新组织了其残存在浙东的海面力量,又增调大小舰船10余艘,由胡宗南、蒋经国亲临大陈岛指挥,对我东南沿海进行大规模骚扰。我浙江沿海的交通要道三门湾航道被切断。三门湾航道狭长、弯曲。从石浦港由北而南,过了三门湾是北泽、南泽,再向南约10海里便是白沙山。在白沙山东南方向约8海里处就是敌人占据的头门山,头门山东南是敌人的坚固据点一江山岛、下大陈岛。敌人就依托这些据点,进行罪恶的海盗活动。当时,华东军区海军已成立了炮艇大队,但炮艇大队所属舰艇都是江防炮艇,是日本侵华时用于封锁江湖河道的。这些炮艇在日本投降后被国民党接收,其后又被人民解放军接收。江防炮艇吨位小,速度低,本是内河行驶的船艇,不宜海上使用,而且机器十分陈旧,经常出事故。华东军区的海军部队把这些炮艇进行装修后,就用它们来担负起这一带海区繁重的护渔护航任务。国民党军凭借他们装备上的优势经常在海上抢劫、骚扰。
  1951年6月23日下午3时,上级通报:华东财经委员会3艘装运大批物资的运输船,已从上海驶抵坡坎港抛锚;同时,有900余条满载海鲜的丰收渔船也由舟山海面往南航行到达这里。这些船只都将通过三门湾航道前往海门方向。凭着以往的经验,敌人肯定会对这样大规模的船队进行打劫。为此,上级命令炮艇大队参加护送这批船只,保证其航行安全。下午4时,护航分队进行紧急动员后,立即进入了紧张的出航准备。执行这次任务的炮艇是411艇、413艇、414艇和416艇,备航工作一直持续到夜间10点钟。对这次护航任务,指挥部研究认为,如果4艘炮艇跟着渔船、货船一道走,可能会吃大亏,因此决定让渔船、货船按原航道走,而4艘炮艇则绕道至南泽、北泽埋伏。因为当时南泽、北泽附近的岛屿都还被敌人占据着,我船队通过时,敌人很可能会在此打劫。我艇队在这里设伏,一旦发现敌情,马上出击,就可以在局部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。为此,解放军炮艇分队领导进行了具体分工:分队长张家麟在413艇,指导员陈立富在414艇,副指导员季克勤在416艇。
  一切准备停当,解放军艇队按照指挥部要求在1951年6月24日凌晨1时30分起航了。6月正是梅雨季节,没完没了的雨雾,把星罗棋布的岛屿裹得严严实实。这天深夜,下起了大雨,4艘炮艇劈风斩浪驶进了漆黑的茫茫雾海。天亮时,艇队赶上了先起航的渔船和货船,并在南泽、北泽海面会合。6时30分,艇队隐蔽在南泽、北泽抛锚设伏。为了迷惑敌人,艇队降下国旗,卸下桅杆,艇首的军徽也用布蒙住,把艇队伪装得像渔船一样。艇队上的人员也都穿着一式深蓝色夹克工作服,即便与敌船相遇,敌人一时也弄不清究竟是什么船。刚埋伏完毕,满载国家贵重物资的3艘货船就首先驶进了南泽、北泽海面,接着渔船的先头船队也缓缓到达。在先头船队后面,900多条渔船扬帆结队,浩浩荡荡,陆续从艇队锚位的西面向南驶去。这时风停雨止,但重雾仍未退去。约一个小时后,414艇值更员跑来向指导员陈立富报告:西南方向有枪炮声。陈立富闻声奔出艇舱向413艇分队长呼叫:“老张,出击吧!”“好!”分队长张家麟扬手下令:“起锚!”随即,4艘炮艇成单纵队昂首朝响着枪炮声的方向,以最大速度冲去。海雾仍然弥漫,200米以外什么也看不见,舵手只能凭感觉凭经验行驶。大约行驶了1刻钟,411艇、413艇相继发生机械故障,张家麟组织排除故障,414艇、416艇由指导员指挥,继续全速前进。414艇、416艇又航行了约1刻钟,突然发现右前方有一条可疑船影,416艇随即转向前往拦截检查,指导员陈立富则率领414艇孤身前进。
  炮声越来越近,枪声也越来越清晰,但海面上雾茫茫一片,什么也看不到。“报告,右前方有个黑糊糊的东西!”顺着瞭望兵的手势,指导员陈立富仔细辨认着,那东西像条船,对,是船。顷刻间,又发现六七条。但这些船究竟是我方的还是敌人的?重雾中很难辨清,怎么办?孤艇深入是不合乎战术要求的,但国家的物资、渔民兄弟的生命安全又不允许有任何犹豫。“闯进去!把敌人的火力引过来!”指导员果断下令。8时30分,414艇闯进目标位置。随着炮艇的前进,西南方向忽然露出片片白光,紧接着,一阵西南风掠过,大雾顿时消散,海面一片明亮。这时,大家才发现自己的位置已处于头门山海岛附近,离头门山只有3海里左右。在右前方约500米处,敌船和我货船正在激烈战斗。敌4条大机帆船成弧形拦住了货船、渔船的去路,并不断攻击、进逼,货船已被逼近沙滩,警卫货船的陆军战友们正在竭力抗击。很明显,敌人企图把货船逼上沙滩。一旦货船在沙滩上搁浅,后果将不堪设想,情况危急!指导员陈立富急中生智,急忙站在驾驶台上摇动信号旗,向敌船发出信号,叫他们马上停止射击,并告诉他们,我们是“自己人”,要他们过来“配合行动”。敌人信以为真,不打了,过来了。当时,敌方有4条大机帆船,我方仅有1条小艇;敌每条船上约50人,共200人左右,我只有12人,而武器装备的悬殊就更大了。拉开对打,我方肯定要吃亏,可眼下不打不行了。
  敌船越靠越近,414艇将25炮对准了较大的一条二桅敌船。正当敌人对我进行观察的时候,指导员陈立富把信号旗一挥,喊了声:“打!”顿时,一连5发炮弹击中敌船,紧接着,艇上全部火力猛烈齐发。敌船右机被打坏,掉头就跑。趁此时机,船体受了伤的我方货船全速向南驶去。货船脱险了,但这时,渔船的先头船队已来到白沙滩海面,414艇还不能离开。一时被打懵了的敌人见只有一艘小艇,就不跑了,掉转船头以两船为一组,分左右向414艇两舷扑来,头门山岛的敌人也开始向我开炮。敌我兵力悬殊近20倍,形势对我很不利,怎么办?打,只有打!大家一边打一边向兄弟艇发信号。为了保留干部,指导员陈立富叫艇长杨岳到机舱去,万一自己倒下了,他还可以接替指挥;再者,操舵很重要,他下去还可以帮助操舵兵操舵。
  战斗激烈地进行着,舱面的弹药需要及时补充,战士王维福忙着搬运炮弹。当他正在炮位上拆炮弹箱时,一块弹片飞向他的食指。他第一个受伤了,但他根本没当回事。敌船越逼越近,连船上的敌人面孔也看得清清楚楚。冲在最前那条船上的敌人,自以为得势了,趾高气扬地站在甲板上乱嚷嚷,要414艇投降。陈立富向在舱面上的各战位发出命令:“注意!轻武器配合其他火力,听我的口令,先把冲在左舷前面的那条船打下去!”随着开火的命令,414艇上的所有火力一齐射击,敌人当即死的死伤的伤,慌忙掉头逃离。左舷的另一条敌船还在往前冲,子弹打在414艇的甲板上,乒乓直响。“把这家伙也打下去!”随着陈指导员的命令,艇上的火力又转向这条船。王维福端着机枪打完一梭子弹,突然一发炮弹在艇的左侧爆炸,一块弹片飞进了他的下颚。他左手托着机枪,用右手往伤口上使劲一抠,把那块蚕豆般大的弹片强抠了出来。随即,他又迅速压上第二梭子弹继续扫射。其实,这时他的右臂也已中弹,只因战斗太激烈,竟然没感觉到。414艇在海面上巧妙地运动着,一边避开敌人的射击,一边集中火力打击敌人,第二条敌船也终于被打退了,但艇上也有半数人员受了伤。弹药手李长根耳朵被炸;主炮长杨同根头部中弹;副炮手黎飞右腿被子弹打穿;轮机兵刘鹤的头部也受了伤……然而,就在414艇与敌船战斗之时,长达10华里的渔船队伍,平安地通过了白沙滩海面,向南驶去。
  左舷的两条敌船被打退了,右舷方向的两条敌船在头门山敌人炮火的支援下,疯狂地向414艇发起了攻击。414艇多处中弹,但指战员们仍然坚守战位,浴血奋战。突然,“轰!”一声巨响,艇体猛地一颠,头门山敌人岸炮打来的一颗炮弹落在了挂在艇尾的油桶上。随着油桶爆炸,巨大的火苗腾空而起,顿时后甲板燃起一片烈火。陈指导员一边命令副艇长带两人灭火,一边指挥其他人员继续战斗,同时,他还告诫指战员要注意节省弹药。就在副艇长带人准备灭火的时候,巧合的事情发生了。随着“轰”的一声爆炸,艇体又猛地一晃,敌岸炮一颗炮弹再次击中了414艇。这颗炮弹正好落在艇尾的水柜上,把盛有2吨淡水的水柜打了个大窟窿。顿时,巨大的水柱迸射出来。但这水柱不偏不差,正好泼在刚刚燃起的大火上。转眼间,腾起的大火熄灭了。从油桶中弹起火到水柜中弹灭火,整个过程不到1分钟,演出了戏剧性的一幕。“右15度!”陈指导员一声令下,414艇迅速转弯,直指右舷敌船。“同志们,打啊!”全艇人员怒吼着,纷纷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。老炊事员陈金堂以前没打过重机枪,此时,他把着艇上唯一的一挺重机枪,“哒哒哒哒”地朝敌船猛烈射击。突然,子弹卡壳了,他急得满头大汗。王维福见状,提着轻机枪急奔过来:“老陈,我来排除故障,你用我的轻机枪!”刚接过王维福手中的轻机枪,陈金堂不幸中弹倒下,但他仍然咬着牙,吃力地对王维福说:“一定要把敌船打下去。”“打!”副艇长贺心朋接过老陈手里的轻机枪吼叫起来。顿时,一梭梭子弹、一发发炮弹,向敌船覆盖而去。敌船的火力马上被压制了,挂在船尾的“青天白日”旗也被打了下来,这条受到了重创的二桅敌船扭头开始回逃。与此同时,敌人另一条三桅船,也正向414艇冲来。王维福把着重机枪正在射击,一个弹片猛地飞进了他的手掌。看着敌船已近,他顾不上包扎,顺手抓下炮位上的纱布将伤口按住,紧咬着牙关继续向敌人猛烈射击,这是他第4次负伤了。
  4条敌船被揍仍不死心,经过短暂喘息,又凑在一起,拉开阵势向414艇扑来。这时,414艇上的弹药快打完了,情况十分危急。信号员陈仁山冒着横飞的子弹,又一次爬上桅杆向兄弟艇发出紧急信号,密集的子弹从他的上下左右“刷刷”而过。在小陈发出第5次信号时,411、413两艇已排除了故障,与416艇汇合一起正迅速赶来。10时许,4艘艇汇合,决战的时刻到了!411艇、413艇、414艇、416艇组成的艇队在行进中编好队形,猛虎般向敌船冲去。一时间,数炮齐发,打得敌人乱成一团。敌人见势不妙,慌忙绕道朝头门山方向逃窜。“追!”艇队不顾头门山敌人岸炮的阻击,紧紧咬住敌船不放,继续猛追猛打。最早那条被414艇打坏右机的敌二桅船跑得最慢。“集中火力先把这条大船打掉!”随着命令声,一连串炮弹、枪弹雨点般落到敌船上。随即,敌船浓烟升腾,尾部开始下沉,很快,整个船身淹没进水里。敌船上30多个还活着的敌人拼命往桅杆上爬着,口里发出阵阵绝望的惨叫。
  11时45分,敌二桅大船彻底沉入大海,另3条敌船在头门山岸炮的疯狂掩护下仓皇远逃。我方的货船、渔船队伍则已全部顺利通过。该返航了。这时,张家麟分队长发现,大陈岛方向的海面上隐隐约约出现了5个黑点。再仔细一看,5艘敌舰正全速驶来。他一面下达“立即返航”的命令,一面向陈指导员通报敌情。看着远处的敌舰,411艇、413艇、414艇、416艇组成编队鸣笛撤出战区。这次战斗,共击沉敌机帆船l艘,击伤3艘;毙敌30余人,伤敌20余人。我方受伤6人。414艇单艇插入敌群,孤胆作战,被华东军区海军授予“头门山海战英雄艇”光荣称号。陈立富和王维福也分别被华东军区海军授予“战斗英雄”称号。后来,414艇被送到北京,陈列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